我的中国之旅

-----------------------------------------------------------------------------------------

作者:贝恩哈特冈特 Bernhard Ganter www.bernhard-ganter.de  b.ganter@mnet-mail.de     

出发前的预期:我的小说《无心 一个关于意大利黑手党贩卖人体器官的故事》已在中国出版。因此,身为作家兼记者的我应中国作协之邀前往中国,拜访上海和北京这两个城市。我收到了我的中国出版社的邀请。我将给中国的德语专业学生举行作品朗诵会,还受到了中国新华通讯社的邀请。当然,在此之前我曾向我的德国亲友们提及这次的远行。他们给了我许多不专业的警告:我应当小心。我在那里会受到保密局和警察的监视,行动自由也将受到限制。而且,由于我是一个政治观点鲜明的作家和记者,因此在中国尤其需要谨慎言辞。                   

而事实情况是:我在中国学到了什么是宽容。我每天早晨七点独自漫步于上海和北京的街道及市郊,如着了魔般地拍照,跟马路上和餐馆里的人们交谈。我总是环顾四周,看是不是真的有人在监视我。然而,中国保密局在哪里,那些叫人害怕的警察又在哪里?大家都预料错了 我可以在那里可以自由地活动,自由地发表言论,我在那里所体会到的自由和我在德国体会到的一样。身为作家,我的行动和言论在德国有时也遭到西方行为准则的怨恨。我在中国看到的警察比在德国看到的少得多。只有一次,当我在马路上点燃烟斗时,走过来一位警察 他微笑着用英语对我说:Pipe good?(烟斗好吗?),友好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走开了。在德国有这样一句谚语:你冲着树林喊什么,树林就会回答你什么。我在中国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那里学到了很多:谁公正地、不带偏见地报道中国及其有关,他也将被公正并不带偏见的对待。而如果有谁认为,像德国这样一个弹丸小国能够对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施加影响的话,他就大错特错了   安吉拉默克尔就因为她的不自量力而犯了这样的错误。

                                             

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诚然,中国对待西方记者的态度是批判的,有时也的确禁止记者拍摄。但这在我看来是可以理解的。不接受采访,不发表任何观点。这样的标语在德国也并不陌生(如果我们还记得那几起发生在德意志银行,西门子,还有大众的丑闻的话)。西方的媒体将报道中国的阴暗面视为己任,而其实在每个国家都存在同样的阴暗面。试问,又有哪个国家是完美的呢?也难怪中国人为什么要如此小心地和外国媒体打交道了。这缘于西方的新闻报道给他们带来的惨痛经验。他们不再信任西方 当我读着、看着并听着德国媒体片面主观的新闻报道时,我认为,中国人有理由那么做。如果要指责中国政府进行政治宣传,那么也须记得,身处西方国家(德国)的我们被报纸和电视灌输的那些报道充斥着政治谎言,它们蓄意歪曲和抵制事实真相,有时甚至纯粹是在煽动和诽谤,对中国进行的积极改进和发展却只字未提。从没有,或者很少才能看到西方的政治和媒体批评他们自己。我们还沉浸在过去殖民时代的梦中。彼时的武器是宗教战争、经济剥削和世界范围内的军事不平等条约 此时的则是教条主义的思想。所有人都必须活在西方世界的幸福喜悦中。要是你不愿成为我的朋友,我就砸碎你的脑壳。其实西方一直都没有摒弃它的传教主义(西方的傲慢常常叫人无法忍受),只是为了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改变了政治手段。中国在短时间内为他的人民所办到的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这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                                  

 

结论:每个国家都有权独立进行发展。中国需要西方,但不是西方的政治许可,但西方需要中国。中国已向我们开放,我们应把这视作机遇。我认识了一个满足的民族。我认识了一个宽容的民族 有时比我们德国人更宽容。在中国存在宗教自由,到处都有教堂(新教的和天主教的,还有清真寺和佛教寺庙)。少数民族得到优待和支持,比如计划生育的政策就不对少数民族执行。我所结识的中国人民是个可爱且具有世界观的民族 比我们欧洲人更开放。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需要任何的敌人。我们需要朋友来取得共同的进步和发展。我们西方人应当学习去公正地对待中国人,就像我们向中国人要求公正一样。中国人民珍视并喜爱我们德国人,而且努力地与我们建立友谊 我们德国人因该同样地对待他们。我们也应当时时质问我们西方的政治宣传,这样才能始终获得全面的信息。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国在近几十年里没有发动过一场战争 而西方(包括德国)则不然。我在这个广大国家感受到了如此多的友谊。中国人民真诚且热爱和平。我们应当接过中国人民向我们德国人伸出的手。

一个小小的旅行故事 某天早晨七点钟,我造访了北京的一家小饭馆,那是一个工人和普通老百姓喝茶的地方。我对面坐着一个银发稀须的老人家。他看了看我,认出了我是个外国人。他用并不流利的德语对我说:你们欧洲人总是对我们怀有恐惧,称我们为黄色威胁。我曾经是个水手,也略有见闻。为什么你们总是那么害怕我们中国人?白色威胁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更糟,我们吃过你们的苦。我们从来没有到你们那里,但你们却一直在我们这儿 我们中国人也没在欧洲建立过殖民地,没剥削过你们,压迫过你们,但是你们对我们这么做过。这是不同所在。您看看当今的世界,到处都是西方的士兵,西方的战争,美国的,欧洲的 他们都想教给我们西方的生活方式。我们不想要那个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想按照中国的方式生活,这是我们五千年的文化。倒是先生您,请您告诉我,现在地球上有哪一块土地上驻扎有中国的士兵。您不会找到的。请您问问您的同胞,看他们是否可以给我其它的回答?